OSTASIEN Verlag
  Kontakt
  Reihen
  Zeitschriften
  Gesamtverzeichnis
  Impressum
   
 

Chinesische Originaltexte zu Revolutionäre Jugend

 

 

V.3   Zhang Liaoliao: "Wir sind nicht schuld"

张寥寥:《我们无罪》

 

我们这一代青年
(怎么划分呢?)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吧
真可怜。

畸形和变态吗,
请原谅
十年前
还是儿童和少年的
我们自己
钻过了林彪,“四人帮”的绞肉机
至今
身上还留着
耻辱的伤痕。

当魔鬼
还戴着面纱的时候
我们受骗了
在受骗中
我们诅咒
可失去了的是
我们的热情
理想
和诚实的童贞。

我们把幻想
从心中抛弃
像是旧日的孤儿院
扔出死婴。
 
我们耕田、种地、做工
骂街和起哄
无论什么时候
从脸到心
永远冰冷
就连恋爱
也带着猜疑和惊恐
怕无意露出心中的哀怨
怕被对方
告密
心像海岸的礁石
阴暗而沉重。

我们的
兄弟姐妹中
凡是敢于呐喊的
都被那腥秽的手
扭进地狱
那带咸味的
不是海水啊
那双手上滴嗒着的
是青年的血
这血的味道
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为什么
要喝那劣等的白酒
脸像白痴一样麻木
就是这
白痴般的青年
那隐藏在心灵深处
“真”、“善”、“美“的琴弦
一根一根
被拨断
在刑车从眼前经过时
在那腥风血雨中。

当堆积的书本
燃烧的时候
我们宁愿自己
是文盲
对人间的文明
再也无所求了
无论是嘴里还是心里
即使
还有衣服遮体
但在精神仓库中
找不到一条
裤子,

他们把生活变革
对于我们
没有温暖
只有冰
我们对冰
毫无兴趣
他们叫我们
为一根鸡毛的代价
杀人致命
又使我们
为了一片蒜皮
被拉出去
匆匆枪毙。

面对世界
我们一无所有
是的
以往十年
三千六百五十天
动乱日子的唯一收获
就是
不再相信明天。
把吐沫吐在我们身上吧
我们肩负着
整整十年的
社会垃圾。

是的
曾经有过
善良的歌声
吹进我们的耳朵
如同长霉的胸中
燃起了一把大火
我们
被感动了
世故的眼睛中
流出了泪。

这泪不值一个小钱
但它
却是我们付出的
最深最深的代价。

百年之后
给我们这一代人
立个碑吧,
请刻上下面的话,
“我们无罪
我们也憎厌
无为的身体”
将来的人们啊
当你们咒骂
我们留下的
一无所有的遗产之时
我们也在别一个世界
同声诅咒
和你们一样
我们也厌弃走过的
邪路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
在将来
唯一可以称道的
血和泪的
虚荣。
 

尾声

十年来
我一直想要有一支枪
用它杀死那些
扼杀了青年灵魂的“人”
现在我仍然想要有一支枪
用它打碎攫住我们不放的
十年来的
阴影。

〔1979年 〕

                  
   

Quelle: //blog.sina.com.cn/s/blog_54ea5d9e0100hfg8.html